让你的孩子从小与众不同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关于我们 >

赵川:关于艺术,我们真对吗?

时间:2015-04-14 18:4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一九八○年我进初中,收音机里在唱《八十年代的新一辈》。老师说这很了不得,因为是八十年代,一个新时代的开始。当时懵懂,似信非信,因为七十年代开始时才几岁,没法比。到

一九八○年我进初中,收音机里在唱《八十年代的新一辈》。老师说这很了不得,因为是八十年代,一个新时代的开始。当时懵懂,似信非信,因为七十年代开始时才几岁,没法比。到有一天,开口会讲八十年代是一九四九年以后国家重大转型的过渡期,这时已经是很多年后,马路上、房间里和脑子中,东西早全都变了样。尽管那时对中国很多新格局的起步年幼无知,听讲的“四个现代化”和共产主义一样抽象,但回想个人的青春、反叛,因为紧靠各种社会求新气象,所以尤其鲜明和生动。

初中毕业,我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,是八三级。但不到一年改为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中专部,也称附中,当时本科都还没招生。不无讽刺的是,中国近代美术和美术教育在上海开启并一度繁荣,多少年后,这里才总算被批准能有一所美术学院。我们跟了老美校的旧班底,在一堆新人里。第一个学年的下半学期,也就是一九八四年初春,我十六岁。我们因为学习热情高涨,在学校里做了一次学生展览。在这之前,赵无极从欧洲回杭州母校开画展,是抽象画,一些同学去看,很受鼓舞。那时有些外国来的风吹草动,总弄得要排长队。

我们的画展开在两间教室里,展出的都是各自课外画的习作,也有些小创作。准备展览那几天,同学间好像有种说不出的庄重感。开展前一晚,几个人点了蜡烛,在教室里唱《魂断蓝桥》中那首著名的苏格兰歌曲。我们满怀惆怅,像是要迎接什么,唱的却是告别的歌。那首《友谊地久天长》或正是命运留出的破绽,迎来之际,正是告别之时。但我们不可能看见,要迎来的是什么。

展览上,有同学将画报上的伟人图像做成拼贴,有人画的房子,墙脚像冰淇淋一样化掉。我用西北剪纸的形式,剪了大幅的古汉字;又用写喜报的红纸,剪了等身大的人形贴在窗外,阳光一照,分外刺目。这些东西惹了麻烦。展览才开,有思想敏感的中年老师开始惊慌起来。因为一些画作形式上比较特殊,跟他们看惯教惯的不一样,主题不清,近似抽象,或有超现实主义意味。他们就按更早一点的思路,将我们上纲上线了。其中利害的,从这些十六七岁的青年人身上,指认出了政治阴谋。其中一则针对一张水彩风景画的质问是,为什么屋前没有草,屋后阴影里却长满草,这是在讽刺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吗?!那种语言方式在那时尤其更早些时代里,其实不新鲜。但落到自己头上,这事把学生们弄得很恐慌。我们完全弱势,颓丧,对了经验丰富的成年人,有口难辩。学生展被停,门上贴了封条,他们上报了市公安机关,所有东西封存,拍照,录像。四个学生汤光明、杨旭、周铁海和我,被从其他二十多位同学中识别出来,由附中曹有成、王音等老师负责处理。

事件以后,我们几个自然走近。我们从此在学校中与众不同,这在当时可能涉及档案和分配等,绝不是件让人轻松的好事。我也没法再少年了,开始自己的另一个时代,正式全面学习艺术中不甚健全的人生观,以此应对社会,在大量阅读和画画中继续成长。

之后在校的几年里,我们一直在自我和外部环境的压抑中。思想、言论时有出格,再偷偷闹点恋爱,满脑子是与社会现状距离蛮大的西化思想。我们的艺术成了撞击压抑的工具。只有外国现代主义的东西,才让我们亢奋或得到安慰;对异国情调的假想,才能将我们提升出现实。一九八六年又做了两次展览,一次是装置展,但并不知到自己做的就是国外已称为装置艺术的东西;另一个是行为艺术展,但在中国,当时行为艺术这个词还没有出现。我不是在虚构《阿甘正传》似的东西,或标榜超前,不是的。如果有兴趣,去读我的书《上海抽象故事》,我们艺术的由来其实不神秘,更不偶然。

装置展览在复旦大学做,开了即被停掉。行为艺术的在虹口区一个文化馆里表演,来看的人不少。其中包括后来以做先锋戏剧著名的张献,许多年后才听他说起,讲成是八十年代他经历过的,最健康的社会生活。然而,那次展览过后,又遇到过更严重的有关机构的查问。当时我还是附中在校学生。

二○○七年在上海有过一个叫《被枪毙的方案》的当代艺术文献展,上述那几次展览,有关资料还在展览里展出,包括实况录像。我这些八十年代被枪毙的个人经历,以及更多人、更重大地在艺术上寻求开启全新艺术表达方式的经历,在那个时间段里,前赴后继地涌现出来。那几年,全国各地都在发生,据说涉及到好几千名艺术家。回顾这些事情,这联系着国家的改革开放政策和思想解放运动,当然绝不是偶然。到一九八九年为止,这一波里发生的视觉艺术上的冲击,在后来的艺术理论论述里,被归纳成“八五美术新潮运动”。这个充满中国地域特色的,社会化的文化艺术运动,成了近三十年里起步的中国当代艺术的基础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